首页 关于艾思 >新闻资讯 培训课程 服务体系 活动课堂 预约报名 联系我们
走出英语学习的成功之道才是正道
2017-03-10

       全国人大代表李光宇在今年两会上提出高考取消英语,并称,孩子们花在英语学科学习上的时间太多、负担太重,然而大部分人终其一生也用不上英语。因而,他建议除了高考取消英语,还可以将义务教育阶段的英语课改为选修。李光宇的这一建议,一时成为媒体与各方关注的热点。有人赞同,有人则认为其建议“脑洞开得太大”,期期不可行。笔者以为,读懂或理解李光宇这一建议背后的民意,或许有些必要,

  有关研究表明,在所有学英语或其他外语的人中,真正能学会一门外语并能做到流利表达、无障碍“跨文化交流”的,最多也不会超过5%。“大多数人学英语十几年,最后的结果可能都只掌握些‘三脚猫’功夫。” 导致这一尴尬现状的原因是英语教学方法的保守、滞后和僵化——过于注重语法和读写,缺少对听力和口语的训练。但实际上,根本原因是当下民众使用英语的刚需不强,很多人几乎不使用英语;即便使用,也只是简单使用或偶尔使用。

  很长一个时期以来,社会对学英语的重视超过了学汉语:很多家庭或幼儿园都坚持学英语从娃娃抓起;很多孩子在小学、中学期间坚持上英语课外辅导班;英语作为和语文、数学并列的“三大主科”,在中考、高考中一直占有很高的权重;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成为大学生毕业的硬门槛。而相比之下,学语言首先要学好母语这一理念则有所淡化乃至被淡忘,大学的语文教育也显得弱化。在日常的工作和生活中,人们越来越容易提笔忘字,很多人的口语表达能力也不强,汉语教育、中华传统文化教育有渐趋式微的风险。当不少孩子母语还学不好时,就先把学英语放到那么重要的位置,显然是不合理的。

  英语作为必修课,无疑带有强制性。而这种强制性,或许也违逆了不少学生的意愿和志趣——有的学生并无意将来从事与英语紧密关联的职业,花太多的时间用于英语学习,自然大大增加了学生们的学习负担。当然,在中国不断扩大对外开放、中外交往在各领域深入的当下与未来,鼓吹“去英语化”或主张在各级各类学校的课程学习中削弱英语教学,恐怕不甚妥当 。笔者认为,在我们的教育体系中重新审视英语的地位,这并不是要抛弃英语学习,而是由原先狂热、畸形的重视,转为理性的对待,重新对英语在整个教育体系中的地位进行合理的界定。

  随着我国对外开放的扩大、中外交往的深入,学习英语的必要性与重要性毋庸置疑。但我们没必要长时间地统一强制学习,而不妨适度地降低英语学习的权重,摒弃英语学习的功利化、浮躁化和盲目化,而是追求英语学习的工具化;不妨适度压缩英语作为必修课的学习时段,比如在小学低年级阶段把英语作为选修课,以更加灵活而多样化的方式来检验和考核学生的英语学习效果。

    适度地减轻英语教育的权重或许更是务实之举,这可能让教育的结构更加合理,也会受到学生的欢迎。对当今青少年学生而言,倘能学贯中西,母语和外语都学得很好,则为最佳路径、最优选择和最理想的目标。不过,要说起母语和外语的位置,将母语放在首位,理所当然地不容置疑。正常情况应该是,青少年的母语水平越高、运用母语的能力越强,对外语学习和提高外语能力的帮助也就越显著。母语学习和外语学习两者之间,本来就是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的关系。

  当下与未来,中小学的母语教学即语文课程必须得到足够的重视,只能加强而不能削弱。不过,还须注意防止“一种倾向掩盖另一种倾向”。在有效推出适当举措、改变外语学习上的一些不科学、不合理做法的同时,也须防止走极端,不能搞“一风吹”,一下子将外语课程设置、课时安排、教学进度在整个中小学教学体系中的安排权重下降过多。

  不妨再追问一次:外语与母语一定是对立的吗?非也,二者其实是互补共生、相得益彰的关系。学好汉语与学好英语,两者自然也不应偏废,前者应该更重要,然而后者的重要性也自不待言,在国际交流日趋频繁的今天更是毋庸置疑。

  当下与未来,无论是国际化也好,信息化也好,语言的重要作用不言而喻。面对今天和未来,今天的青少年学生为了在日益国际化和信息化的生活环境中更好地生存和发展,必须提高语言素质和能力,其中必须强化外语能力。而像上海、北京、广州等特大城市的中小学校,怎样遵循中国学生习得外语的规律,在外语教学实践和教改中继续探索学好外语的成功之道,实在是有着大量文章可做的。

Copryright © 2016 ISE Inteational English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8025108号
友情链接: 广州英语培 好思路 塑木 贝壳纸 钢笆片 土木工程毕 无锡猎头 公路护栏板 智能家居 实验室仪器